第RB08版:丰州滩 上一版3
  
  版面导航   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1年9月8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灯下漫笔
知秋
■ 宋小莉

倾听梧桐叶落的第一声秋响。古人说,一叶落,知天下秋。

秋日里,时而会想,何谓知秋?

离人心上秋,是愁。

禾谷熟且登,是喜。

秋日胜春朝,是悦。

秋色连波,芳草萋萋更在斜阳外,是清思。

扬扬其香,奕奕清芳,是疏朗。

与李白莫使金樽空对月的酣畅相比,苏轼更喜秋的豪迈。曾有人说,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铁板唱“大江东去”。

清秋节,新雨后,一片晕红乍和烟。山川河流,草木人间,慢慢染色。

白落梅说,秋荷还在,只是落尽芳华,我们无须执意收拾残败的风景,因为时光仍旧骄傲地流淌,万物的存在,都带着使命,无论起落,都有其自身的风骨。不失为知秋。

一夕生秋风,相思岂云远。焦桐木上,丝弦根根朱红。清商曲调在秋空中飞扬激荡,犹如闪动的浮光映射到苍穹。细微的心声传递,应同此日情。是为达意。

露簟荻竹清,秋吟三数声。明日对秋风,万事销身外。加缪说,秋是第二个春,此时,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朵鲜花,极尽绚烂,返璞归真。亦为知秋。

那时,曹操北征乌桓得胜归来经过碣石山,面对着秋风萧瑟,豪气顿生。

刘禹锡见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

都道天凉好个秋。然,知秋,就是一种向往——共赴岁月,终有期待;惜取相知,终有回响。

云容容,石磊磊,葛蔓蔓,秋水长天。

青城如画里,人烟寒橘柚。金风细细,秋意冉冉,喜欢一个人走走。木心曾说:“晴秋上午,随便走走,不一定要快乐。”其实呀,走着走着,那些微凉的浮华,那些流水与落花,就都忘了。

林语堂甚爱初秋,暄气初消,花月皎洁,未有凛冽萧瑟气态,“那时的温和,如我烟上的红灰,只是一股熏熟的温香罢了。”他所识之秋,温柔极了。

秋日黄昏,泡壶茶,坐在阳台上,看小区槐树、皂角、榕树枝叶繁茂,映着初秋高远的天际。槐叶底,有扬着喇叭的牵牛花,有菊抱枝香,朝东细数漏下来的斜阳,听飞鸟掠过长空,看相熟的邻居,彼此笑着寒暄。一只小野猫跃上楼前一处旧家属院的红砖墙…… 想起顾城的一首小诗,在淡淡的秋季,我多想穿过枯死的篱墙,走向你。

日影南去,夜色如水。“秋风日紧,珍重添衣”。不知长别时,织女是否这般叮嘱牛郎。

暮色四合,虫声四起,高低宏细疾徐作歇。叶圣陶觉得,每一种秋虫都是神妙的乐师,众妙毕集,各抒灵趣,哪有不成秋之绝响的呢。

年少时,曾反复用春花秋月来感慨光阴不居,那时却从未知秋。所谓胸中有丘壑,秋意越浓,心境越淡,所谓岁久情愈真,便是秋色如许温如玉。

秋水斜阳演漾金,盛大的并不仅仅是秋天本身,还有岁月的性格在时空里所氤氲的万象霓裳,众色弥香。

一室秋灯,一庭秋雨,更一声秋雁,不偏不倚的直抵心灵。人生几度新凉。当明月照秋来,看取尘世多如蔓,记得此心可为篱,在辗转间,漏下了清凉,和无人看见的篇章。一折光阴水袖,拂走了所有的悲欢。在秋的声响里,用一些欢喜,听秋风暗度的香。温良慈爱,从容坦荡,寂静欢喜。

今日之秋从以往而来,我将这眼底秋色,只看做姹紫嫣红开遍,仿似缀满珠彩的锦绣,一心,一景,传唱春华秋实的丰硕。

只缘生在此秋中。
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
呼和浩特日报社版权严正声明:
凡呼和浩特日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呼和浩特日报社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本报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
已经由本报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呼和浩特日报”,违者本报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呼和浩特日报社
版权联系电话:6564069 656406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