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RB08版:丰州滩 上一版3
  
  版面导航    
3上一篇 2021年9月8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短笛横吹
山菊花的笑容
■马亚伟

去年9月开学,我去山区支教。公交车在曲折的山路间蜿蜒,放眼路旁,随处可见大片的山菊花。山腰上,田野里,到处都是,好似一块块黄色的绸缎,在风中轻盈地抖动着。这花平凡普通,可是连成片也成气势。

小学校非常偏僻,山高云深,仿佛天之涯一样遥远。几番辗转,绕过山路,穿过树林,终于到了世外桃源一般的目的地。可是,这里并不是世外桃源那样。教室就是几间平房,简陋的教学设施,和城里的学校相比,这里简直落后了几个时代。教室前,一讲台一黑板而已,几截短短的粉笔散落在讲台上。校长有些尴尬地笑着对我说:“这儿条件太艰苦了。”

我发现小学校里,山菊花也特别多。东墙边,教室前,操场四周,开得正盛。所谓操场,不过是一小块空地,有两个陈旧的篮球架。但有了这些黄色野菊花的映衬,觉得眼前一下子明亮起来。我仔细打量这些盛开的山菊花,觉得它们简直就是微缩的向日葵,每一朵花都极力开得圆满、舒展,像一柄柄撑开的小黄伞,那么昂扬,有风骨,永远朝着阳光的方向。不管环境多么贫瘠,都不能阻碍它们笑容的绽放。看着这些花,心也安静了。

那段日子,我和山区里这些淳朴的孩子们一起,上课,游戏,日子过得很充实。可是,没多久,这样的环境让我心生厌烦。这里太闭塞了,与世隔绝一般。这个小学校里,一共有八位女老师。年龄最大的校长40多岁,在山区工作了20多年。年龄最小的25岁,刚刚师范毕业。她们常年在这里工作,竟没有一句抱怨的话。她们的工作量太大了,城里的老师,上完两节课就可以休息休息,由别的老师上其他的课。可这里的老师每个人教一个班,所有的课都是一个老师上。每天八节课,还有早自习、午自习,全都在教室里和孩子们一起度过。这里条件艰苦,她们中午都是在学校自己做饭,有时候还会把父母有事的孩子留下来一起吃饭。我从校长那里了解到,有些孩子家庭困难,老师们没少用自己的工资补贴给孩子们。老师的工资本来不高,还这样无怨无悔地付出,真是让人敬佩。

那天有位老师对我说:“和孩子们在一起习惯了,还真离不了他们。暑假里,都想得慌,盼着早点开学。”说完,她看着在教室前奔跑嬉戏的孩子们,开心地笑了。那一瞬间,我觉得她的笑容美极了,和一旁的山菊花相映,分外动人。

这些老师,不就是可敬可爱的山菊花吗?她们中有3个人已经嫁到了这里,一辈子扎根山区教育。这些可爱的老师,从事着天底下最光辉、最辛苦的职业,无怨无悔。你看,那些风中的山菊花,把它们金子般的本色释放无余,留下绵长持久的淡香,不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,都开得那么灿烂。它们的开放,本身就是一首诗,灵性,鲜活。

今年支教结束,我和小学校的老师们一起合影。大家笑容灿烂,照片的背景上,黄色的山菊花成了最美的点缀。我想好了,我要把山村女教师的故事,讲给所有人听。

3上一篇
呼和浩特日报社版权严正声明:
凡呼和浩特日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呼和浩特日报社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本报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
已经由本报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呼和浩特日报”,违者本报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呼和浩特日报社
版权联系电话:6564069 656406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