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RB08版:丰州滩 上一版3
  
  版面导航   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1年8月4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闲情小品
回家的路,不需导航
■ 李洁

我天生对路和方向没有感觉,大概是多年来用右手写字、右脚踩油门的缘故。所以只知左右前后,不懂东西南北。

记得还是儿子上大学时,我送他去机场,那时我还拿着诺基亚直板手机,也不会用车载导航。到了机场后,儿子帮设置好车载导航的返家路线,嘱咐我按导航走即可。可能是车载导航没有更新的缘故,我从机场出口出去走了一圈,导航却又把我指回了原处。问了机场执勤的交警——小伙子耐心地给我指了路,我却听得一头雾水。似懂非懂地点头道谢后又出发了,想动动脑筋思考怎么走,大脑却是一片空白。没办法,再听导航的吧,可是导航三绕两绕又把我指回了原地。

交警小伙子无奈地说,我的大姐,可能是你的车载导航出了点小故障,你就不要听它的了,跟着出租车走就行了,都是回市区的,等你出了机场上了大路,再试试重新设置导航,不然一会儿接机的出租车都走了,这个点儿如果没有航班的话,车就很少了,你连个想跟的车都没有。

他让我稍微等一会,然后拦了辆出租车,跟师傅和乘客打个招呼后,安顿师傅把我带到某个路口。就这样我终于摆脱了导航的左右,跟着师傅上了回市区的大路。

自从有了手机地图和导航以后,每每外出,必开导航,所指路线每次也都正确率挺高,所以更对电子产品的方便快捷形成了依赖。以至于经常走的路也变得不怎么熟悉起来。虽然是十多年的老司机了,不仅驾驶技术毫无长进,方向感照旧一塌糊涂。这个坚持了多年无法改变的缺点也可能是因为我的丈夫,在没有车载导航和手机地图软件的时候,即使外出远门也全凭看了地图自己记路,我只管坐车不操闲心的缘故。我对丈夫的评价是方圆500公里之内的活地图。每每有外地的同事、同学或亲戚来清水河时跟我问路,我都会让我的丈夫为他们指路,如果我指,注定是不如不指。

只是,这么多年来,唯有一条路,不用开导航也走得非常顺利,那就是回家乡的路。母亲已经90多岁了,每个月我回家看她一次。刚开始的时候,总是战战兢兢、跌跌撞撞,全程都全神贯注地听着导航语音、盯着前边的每一个路标,生怕错过了出口。后来,回去的次数多了,将近200公里的路程,一个人走起来也特别的轻松。即使不开导航,不看里程表,只要抬头看一眼前方的山或树或道路两侧的村子,心里就知道大约走到哪里,离家还有多少公里,还需要多长时间。即便是冬季,大雪覆盖了道路周边的山脉、树林和村庄,我也能从远山隐隐约约的走势和形状判断出走到了哪里。

一路走来,半生已过。忽然觉得这人生犹如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一样,如果不曾用心规划好路线,是没有随时掉头机会的,只能在茫然中走向下一个路口。就这样走过多少跌跌撞撞的日子,懵懵懂懂中也错过了多少正确的出口。
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
呼和浩特日报社版权严正声明:
凡呼和浩特日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呼和浩特日报社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本报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
已经由本报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呼和浩特日报”,违者本报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呼和浩特日报社
版权联系电话:6564069 656406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