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RB08版:丰州滩 上一版3
  
  版面导航   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1年8月4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
一座城市和4次搬迁
——花甲过后的儿时记忆

●于学军

四十三、学校生活

我好玩、调皮的天性依然如故。印象最深的是有一阵子学校里流行起来打乒乓球,几乎每个班级的教室前都自建一个水泥球台,我们班的那个是由一位家长花了一天的工夫才建好的,张春兰老师笑着向他表示感谢。那位同学的家长应当是专做泥瓦工的,所以他砌球台的动作很专业,球台的水泥面抹得很平,我们对这个同学很是羡慕。从此,下课之后,同学们就排队挤着打乒乓球。

但条件毕竟很差,没有球网就摆一排砖头替代,大部分同学拿的球拍是两毛五分钱买来的“生板”(即没有胶皮),过了一段时间大家的兴趣就不大了,原来习惯玩什么又开始回归原样。加上露天的球台疏于管理,日晒雨淋,很快就有被砸坏的地方。再后来干脆就没人打了,球台变成了男孩子的擂台,一部分站在台子上把守,另一部分往上攻打。最后我成了最厉害的“擂主”,哪一方只要有我往上攻打时就轻而易举;而有我在台上据守时,另一方就很难攻打上来。也经常比赛摔跤、“撞拐拐”“骑马打仗”等,我仍然无人能敌,最后一般都得有三四个同学和我一个人对垒。

我在向阳小学的那段时间,经常不遵守课堂纪律,有时和几个同学在外边玩耍,上课铃响起也没回到教室,还从教室的后门溜进溜出。因此,经常会被老师批评,有一次事情闹得有点大,还被一个代课女老师直接去家访,害得我好长时间躲在外面不敢回家。

总之,在向阳小学是我最调皮、捣乱的一段时间,学习也不用心,经常有种出风头的冲动,没多久便在老师和同学中形成坏学生的印象。后来我到师范学校中学部上学,父亲说,向阳小学和师范学校的许多老师、家长们都住在一个院子里,如果我上学表现不好,那么他的脸上也感到很不光彩。加之随着年龄的增长,也开始懂事,所以我升入初中之后就努力控制、管束自己,学好学生的样子,上课时不交头接耳,不做小动作,集中精力注意听讲;也不随便迟到早退,遇到小组值日时就一大早跑去打扫卫生,想办法多做些好人好事;按时完成作业,主动举手回答问题,尽量积极表现自己。我这样做了以后,开始感到憋得难受,但慢慢地效果就反映出来,摇身一变成为班里的好学生,还当上宣传委员。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向阳小学原来的班里,成了老师经常提起的一个典型,用来讲给那些仍然调皮捣乱、不思进取的学生听,意在让他们早点醒悟,迷途知返。我也不知道是把我当一个反面教材还是正面典型,但的确变化很大,让熟悉我的人都有些不敢相信,说我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。我听到这些说法,还是有些暗自得意。

家属院的每家每户一般都有三四个孩子,有男有女,有大有小,大的和大的玩,小的和小的玩,一拨一拨的,所以院子里十分热闹,到处都是小孩们玩耍的身影。大人们在家里做好饭时,孩子们却经常玩得忘了回家,所以家长就得走出家门到院里来寻找,孩子们听到了就会相互传递,一般很快便可找到这家的小孩儿,告诉说:“你妈叫你回家吃饭”。

三虎家有三个孩子,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,但起名不分男女,叫大虎、二虎、三虎,所以父母叫他们回家吃饭时就习惯性地先喊:“大—虎!”看看有无答应,若没有就接着喊:“二—虎!”若还是无人反应,最后再喊:“三—虎!”时间久了,孩子们知道他们家喊话的习惯,这时有人就会跟着齐声回应:“铜—壶、铝—壶、烂—铁—壶!”40多年以后,他妈妈在西安说起这一段,都感到很有趣。我们共同认为,那个年代家里虽然很贫穷,生活条件十分艰苦,但邻里相处都很亲切,像田园牧歌一般给人留下美好印象。

(未完待续)
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
呼和浩特日报社版权严正声明:
凡呼和浩特日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呼和浩特日报社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本报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
已经由本报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呼和浩特日报”,违者本报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呼和浩特日报社
版权联系电话:6564069 6564065
关闭